尸体初步判断:咸死的。

周扶山.

一篇一年前的东西。烂尾了,以后或许给续上。

存一个没有科只有幻的科幻paro脑洞。瞎写+放飞自我。日常开脑洞。大概是司马嘉?

“那一天日月同现,天空变成暗红颜色,宛若血染黄昏。大地颤抖破裂,高楼霎时倾塌,空气中弥漫着灼热的暴烈因子与飞扬的尘土。炽烈的阳光第一次拥有了温度,将人们的希望燃烧成灰烬。晶蓝的巨大球体映射在天空,稀薄的白雾缭绕在其上,美丽却将生机尽数吞噬。嘶声哭喊被绝望湮没,耳框巨响是最后的悲鸣哀乐。没有人能忘记那日的惨烈,代表着希望的高塔倒下了,旧的建安从此结束...那一天,我们将其称之为‘毁灭之日’。”
 —摘自《旧建安纪年:毁灭之日》

“毁灭之日是旧建安纪年遭遇的两大灾难之一,其严重程度比黄昏之日更上一层。一颗一直在旧...

打啵片段

名朋可乐嘉。

他总持着一副圣贤样子,清冷面容跟那庙中僧侣三分像,只差一张巧嘴唪经文,我却是不许的。仰首将那坛中琼浆尽饮腹中,面上也染一片烧霞晕红,跌跌撞撞的步子往他身前凑,假意借醉将他唇瓣咬扯,吞去吐息都相融。又恐他会恼我放荡,便以身掩去皎月圆圆,携着点不曾有的虔诚,素手将他俊容轻捧。

妥了妥了,除了我这双眼,现在谁也窥不见他这番模样。

片段1

写不出文,短打充数。
名朋可乐嘉。

九天辰星披作我衣袍,有寒雪淅淅沥沥,未落便融做了水,淋了满目的荒唐。

“何苦。”

“众生皆苦,郭奉孝,你又何苦来。”

是冷的,从指尖沿着骨节攀上,那点冷意撺进了心里,成了再消不去的沉疴痼疾。一双唇瓣颤颤,红舌索索,拟不出词措,言不明心中所向。

我垂首无言,是默然,是最后一丝不甘沉入屈辱,只剩满腔谢意。谢他允我一坛佳酿,一场半醉半醒的春秋大梦。

名朋2317嘉。删动态顺手存个档。

雪天路滑#
骰输#

昨夜又逢雪,薄薄覆了满目,远眺是皑皑独一人影拙拙。我顿足张望,是依稀面容,应是恰逢故人至。如此岂有相避之理?便云步开去,速速迎上,且将家常长短一唠叨。

原是江东小霸王。

正暗自思付如何抬齿侃侃,神游九天外,忽踏雪底薄冰,行路不稳,足腕侧扭失了衡。我俯身倒腾两下腿脚,本欲将着劣势微缓,哪料得更是头重脚轻辨不得东南西北中。不由得心下苦笑,暗骂两声糊涂,如此天气也不晓得沉稳了性子。手上无措,索性将他日所行一仿,膝盖嘭哐两声儿,往前直直作了跪伏状。这一下可着实不轻,疼得龇牙咧嘴,垂着脑袋掩去狰狞神色,佯装了副平稳腔调缓缓来道。

“他日相拜未曾有应,是嘉疏忽,未曾循了礼数,便今日一并还了,也给...

[Definitely Not Okay]Chapter 2: Resistance

Chapter 2: ResistanceDefinitely Not Okay
by LadySokolov

授权翻译-雁陈竹(林胤)

当初大概是脑子进jo了才会去翻译这个。累到瘫痪。效率超低请见谅。

第一次尝试翻译大长篇原谅学生党英语渣所需时间极长且做不到字字对译,幼稚的语言与不当的翻译有可能对您的阅读在造成困扰,在此致歉。
作者原话(原谅我的懒惰):
概要-When Joseph Oda and his partners are called to investigate a homicide case at Beacon Mental Hospital he is really not prepared...

存档备份

谢常彧
放飞自我的月戏。

朝开暮落,轮回更迭。
庭院里的木槿低垂着脑袋,合拢了瓣儿,无精打采的很。任那清幽月桂照了颓废样儿,安静等着明儿一大早的薄日辉光。
“这花儿朝开暮落开不完的,人也似它,永远造作不完,总能想个法子瞎折腾自个儿。”
整个人懒懒的瘫在自家庭院里的木摇椅上,手里的竹编的圆扇不停的打着风儿,将虫鸣鸟啼和着老椅子嘎吱嘎吱的抱怨声儿传了老远,惊了远山的竹,扰了眉梢的雀。
本来爬在身侧的大黄突然起了身,顺着自己绕了几个圈儿,迈着小碎步跑了老远,哒哒哒哒欢快的很。
嘿,这畜牲肯定是去找对门儿的狗姑娘偷情去了。只是啊,那一窝狗崽子怎么瞧怎么不像它,反而将隔壁老黑的大黑脸继承个十成十。
不一会儿就听见好...

存档备份


       跪坐在荒凉的巨石上,近乎残废的腿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继续前行。鲜血从深可见骨的伤口里流出来,顺着粗糙纹路蔓延,划出一道迤逦红痕。
————
        面上被隐藏的鳞片尽数显现,剩余不多的法力已不足以维持人形。佝偻着背脊,喘着粗气,支愣着手强撑着身子不让自个儿倒下。尽管眼神已略有迷离,却仍旧抬首眺望,直冲那不远的地方。
————
        那是我的家,我的故乡,我呆了近千年的地方。...

存个片段

沈冬夏的春

南风烹酒知故人

【章五】名字用来装逼,番外用来搞基。
正文?正文没啥用hhh
电视剧干了一半左右没继续(被禁网了),感觉时间线略乱,所以人物形象和剧版有出入。
人物是按照短篇集+九门回忆+吴邪的私家笔记+盗笔里零散提及+自己的私设来塑造的为了不雷且不与电视剧和原著有太多冲突,所以这里的主时间线跟矿山和抗日没有多大关系,主线 应该(手动加重)是走“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盗墓活动”(在盗墓笔记7里有提到)和与“它”的抗争。(沙海4里黑飞子的梗应该也会用)
慎入。慎入。慎入。个人想走all八向,但是最后很有可能没有cpbut这是个坑x还是永远填不满的那种/死目【以上废话主要为了避免想吃粮却被塞了一嘴屎】给4.5稍微补了...

© 周扶山. | Powered by LOFTER